流的,所以很少人愿意选择。

“只有修真才能进入核心区,才能让娘过上好日子。我想去测试灵根,想尝试一下。”

“这事儿好说,咱们去找老李头,老李头那还有测灵珠,我去找他说,铁定没问题。”李乐拍胸脯说道。

老李头之前也是修炼小成的,后来也专门做过测灵的生意,只是不知为什么突然洗手不做了。秦风小时候没少和李乐找老李头玩耍,很多修真的常识都是从老李头那里听说的。

李乐与老李头都是李氏家族的旁系子弟,更容易进行沟通,这也是秦风叫着李乐的原因。

“李叔,李叔……”还没进老李头家的门,李乐就大叫着。

李叔与李乐都是李氏家族的旁系弟子,只是大家族对于家族子弟只能集中资源培养三代以内的核心族人,对于三代以外的旁系子弟则一般给一笔钱遣散出去自力更生,再远的也就不过问了。若是后人有所成就,则家族会再将人接回进行培养。秦家也是如此,只是秦风小时父亲就已经去世,母亲与秦家族人更是少了联系,如今秦家已有旁系族人过万,自然忽略了秦风的存在,秦风对于秦氏家族也没有深入接触过。

李叔原是李氏家族有些成就的旁系族人,年轻时也曾踏入修真,并取得了不错的成就,后来因为一次天妖山脉的猎兽,导致腿部受伤,修为大减。

一开始李氏族人还给李叔在非核心区开了间测灵的铺子,只是后来老李头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,将铺子砸了,老李头一气之下干脆关了铺子。

李叔住着一个破旧的拐杖,点在地上发出哒哒的声音“呦,小乐子、秦家小子,今天怎么又想起李叔了。”李叔的拐杖上挂着一个有些年头的酒壶,随着他的走动一阵晃荡。

“瞧李叔您说的,我和乐子一向都惦记您老人家,这不是今天来看望您了吗?”秦飞说道。

“李叔,你平时不是经常和我们讲些修真故事吗?”李乐沉不住气的直奔主题“我和秦飞想测试下灵根,看看有没有仙缘。”

“呵,我就说,要是没事儿,你们两个也不会到我这来。”李叔笑着说道“你们还真找对人了,这秦家镇核心区外有测灵珠的人不多,你李叔还真有。当年李叔修真的时候……”

“李叔,那您就给我和秦飞测试一下吧”李乐打断道,李叔每次将其当年修真的事儿都是滔滔不绝,如今李乐与秦飞对于李叔的修真往事比李叔还要熟稔“回头我和秦飞给您打酒喝。”

“你以为这是随便测试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