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母早上起来匆匆吃过早饭叮嘱秦风记得吃药后,就又出去了。秦母最近显得很是忙碌,秦风知道是因为自己,让本就贫困的家庭更是困难,因此也更是有着一种修炼的紧迫感。

当踏入修真道路之后,就有居住在核心区的资格,就可以让母亲安心的生活,这是秦风的愿望。上午秦风尝试修炼锻脉神体诀,却总是不得要领。

下午秦风来到大夫的店铺验证自己的猜想,大夫姓韩,对于秦家镇住户这个姓还是比较稀少,在秦家镇南开着一间韩氏药铺。

韩氏药铺还是比较大的,属于前店后住的院落,在秦家镇外围是比较好的所在。韩大夫是药铺里唯一的坐堂大夫,平时也会出门诊治一些病人,在这秦家镇南一带还是有些名气的。秦风来时药店里比较冷清,韩大夫指挥着几个店里的伙计整理着药材,看到秦风满面含笑打着招呼。

“秦小哥,这一大早怎么不再家好生修养?”

“韩叔,吃了您开的药后我感觉好了很多,就出来走走,路过您的药铺就进来看看。”秦风说着走进了药铺,随便拿起了一味店里伙计尚未来的及整理的药材“韩叔,这是什么药材啊?”

“这个是寒子草,是比较常见的药物,多生长于阴寒之地,对外伤具有很好的疗效,嚼烂敷到伤口有止血的作用,此外熬制后还可作为修复筋骨的药物”说起自己的本行,韩大夫滔滔不绝的介绍道。

趁着韩大夫的介绍,秦风偷偷看了一眼仙府空间的仙缘值,原来已经为1,现在居然变为了2 。“果然如此”秦风暗道“仙缘值果然是随着我对事物的认识可以增长,只是不知道需要认识到什么程度才可以增长。”

“韩叔,您看我已经十三了,可以自己做工了,您这需不需要伙计?”秦风巴结的说道。

“你……我这里一般都是从小就开始培养学习各种药物知识的伙计,你对药物也不认识,这……”韩大夫难言道。

“韩大夫,您看我娘每天起早贪黑一个人养家,我这不是想帮她分担下压力吗?至于经验,您放心,我记忆力好,很快就能上手”秦风可怜兮兮的打着悲情牌说道“实在不行,您先试用几天,若是不行您再辞退不就行了。”

“也罢,你就先做几天看看,我这店里也不缺你这张嘴”韩大夫说道“小赵,你先带秦风熟悉一下店里的环境,顺便教他一点常识。”

“是,师傅。”一个约莫二十余岁的青年说道。

秦风就这样在韩大夫药铺里待了下来,韩氏药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