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风端坐在黑暗中,双眼闪过精芒。

“赤血参,可以锻脉强体,我已贯通火系灵脉与金系灵脉,应召令不知所谓何事。听说每次应召令出均是伤亡惨重,十不归七,借助赤血参使锻脉神体诀再进一步,多一份实力,活着的希望就更多一分。”秦风自语道,说着将一个盒子打开,一阵灵气扑面而来。

秦风未做犹豫,将赤血参如牛嚼牡丹般吞下肚。

“啊”秦风忍不住呻吟出来,只感觉体内一股热流从小腹中升起,开始温柔,瞬间变的猛烈。一股惊涛般的气浪爆发出来,秦风来不及多想,紧守丹田,将灵气引导着运转。但他远远低估了赤血参爆发的灵气,即使在核心区的着赤血参也是难得的灵药,一般修士获取后也需要将其炼丹而食,若是将其直接吞下,单那霸道的药性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,这尚是秦风这个修真小白所不知的。

赤血参所带来的灵气瞬间霸道的将身体经脉塞满,胀痛的感觉好像身体随时都要炸裂开来一样。秦风经过长时间寒子草粉与山魔花所带来的痛苦锤炼,如今已对疼痛都要麻木了,他紧要牙关,小心的竭力引导着灵气运转。

只见他,浑身颤抖,青筋暴起,鲜血渗出,体内不时传来噼啪的声音。终于他将一丝体内灵气转化为了锻脉神体诀的真气,转化了一丝真气,他顿时感觉好了很多,接下来体内灵气转化真气也容易的多了。

体内真气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转,终于有了积累,他没犹豫,向着那第三条水灵脉冲去。

“啊”一阵撕裂的痛感传来,即使经过了长时间的修炼,但是这痛深入骨髓,依旧难忍,他强忍着不发出声音。那庞大的真气像是摧枯拉朽般的瞬间撕裂出第三条通道,裹挟势如破竹的气势向着第四条经脉,木系筋脉冲去,秦风之感觉微微受阻之后就冲了过去。

赤血参依旧源源不断的带来庞大的灵气,在秦风功法的运转下转为炼体真气向着经脉冲去。第五条土灵脉,真气不断的向土系筋脉涌去,真气在经过前两条经脉的消耗后,已经有所不足,虽然还有着源源不断的真气的供应。但每打通一条经脉,身体便强壮一份,打通后续经脉需要的真气也是几何倍的增加。

只见秦风颤抖着,身上已经布满了渗出的鲜血和黑色物质,厚厚的一层。他依旧紧咬着牙齿,运行着那真气向土系筋脉,在源源不断的真气下,土系筋脉一点点的贯通着,只听啪的一声,土系筋脉贯通。

秦风估计了一下剩余真气的数量,没有再去打通第六条筋脉,而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