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啊,这次不止是天水郡的施压,怕是那秦家镇的家族也想获取着秘境之图,毕竟找到了一处秘境也就有了开宗立派的底蕴。”王山说道“只是那周涛几日前突然消失不见,如今再去天妖山脉寻人,我看难了。”

“不是我说你,秦兄弟,你看着也不像是修炼之人,怎么也在征召之列啊”王山话锋一转,转到秦风的身上。

“唉,一言难进,原来我和师傅只是开药铺的,谁知道征召令下到我师傅的头上。但师傅已年近老迈,身体越来越差,我作弟子的只能替师应召啦。”秦风详做悲惨的说道。

“看不出,秦兄弟还是性情中人”王山说道“想来是现在核心区的炼药师都已征召完毕,但还是不足,只能在核心区外征召了。秦兄弟放心,你跟好我就行,这一路上我照顾你,不会出什么问题的。而且秦兄弟也是药师,多一个药师结伴就多一条命。”

“核心区的炼药师已经征召完了?不可能吧,炼药师怎么会如此少”

“这秦兄弟就不知道了,修真界本身炼药师就极少。炼药师从低到高分为十个品级,要想达到入品炼药师不仅需要修炼精神力,而且对阵法修炼也有一定的要求。即使核心区中入品的炼药师也是极少的,若是入了品级,哪怕只有区区的一品,也拥有极高的地位,可以将征召令置若罔闻。此次应召之人也多不是入品的炼药师,炼药师只要不入品,与普通药师的区别也不大。”王山向秦风解释道,随后又说道“你不是修炼之人,一定要小心了,修真界弱肉强食,一不小心就道消身灭。不过如今大哥已经是炼气八层,保护你还是没问题的。到时,你跟紧大哥就行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大哥如此年纪已经是炼气八层了,想来也是名家子弟吧。这次没有筑基期修士吗?”秦风问道。

“若是有筑基修为,在秦家镇已经可以横着走了,可以不用理会征召令,听说五大家族的族长也就是筑基期的修为。”秦山说道。

“筑基期吗?看来此行不会有危险了。”秦风心道。

秦风与王山聊着,感觉越聊越是投机,竟好像是多年知交一样。周边也不时传来其他修士的声音,秦风听去,此时竟有一多半是在谈秘境之图的事情,秦风无语的看了看王山,心道“这大汉真是心大,如此秘密竟也弄的满城皆知。”

突然,一阵威压传来。只见一只巨兽从南边走来,此兽很大,竟然占了半条道路,要知道那道路邻近核心区是很宽的,可以同时容纳十辆马车并行。那妖兽从远处看去,像是一头